作者:高二(11)班 王文萱

风景

 


    生活到处是风景,人生处处有风景,人生的列车不断前进,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去浏览人生旅途中多彩的风景,人生在世需要发现生命中的别样风景,生活中有这样一种现象,经典的风景区引得许多游客慕名而至,到头来只有人山人海,而另辟蹊径者,总能收获别有洞天发现别样风景,或许经典的景点将永恒经典,而偶然发现一处新风景却平添了一份惊喜,减少了一丝随波逐流的意味。乐观豁达者发现别样风景,如陶渊明,归隐的陶渊明在晚年可谓是穷困潦倒却不改初衷继续过着他的田园生活。在那个追名逐利的时代,他到了将近耳顺的年龄才有了一块可以随心所欲躬耕享乐的田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到了身在朝堂中人看不到的景色,因此才作出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般超凡脱俗悠然自得的名篇,人之初,性本善,人幼时的纯真来自自然的孕育,对大自然的喜爱是每个人的本性,只是在后期的熏陶中我们逐渐迷失了本性,无论是乱世还是盛世,人都有争强好胜的心理,别人看到过的景,自己也要看,久而久之就少了自己去发现的人,多了追循他人脚步的人。世界之大何处无风景,何须羡慕他人发现的风景,自己另辟蹊径也许前方等待你的是柳暗花明姹紫嫣红。

人生在世要学会独自享受风景。都说人生要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才完美,独自背上行囊,带着相机,跨过山川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可以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也可感受他国的异域风情。一个人的风景有着一丝寂寞,有着寂寞才能品味到美丽。秀丽的风景宛如人生的画卷,很多时候需要用一种平静淡然的心境去面对,去欣赏。一个人的风景有着一缕自在和感悟,自游自在的,不受任何纷扰的去用心欣赏,太多的人生束缚决定了脚步和思维,人总是匆忙向着最终的目的进发,只朝自己认为最美的地方去,却忽视了旅途中的各种风光,独自享受时,世界只有自己,自己的身心都融在如诗如画的情景中,无论最后是否觅得宝藏,也都不会有叹息,走过人生最美的风景就是独自享受追寻的过程。

人生在世还要学会珍惜当下风景,不少文人墨客看到醉心的美景提笔感慨之余又徒增悲伤,美景虽好也终有落幕之时,由眼前的景却想到爱情,感时伤怀,我认为这真是不应该。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的惊鸿一瞥定格念念不忘的美丽画面,你专注此间,此间即永恒,专注于当下眼前之景,用心去感受那份美好,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但所有东西又都是可以永恒的,永恒不在于长生不老,不在于永垂不朽不在于亘古如斯。永恒在你心中,“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但来年也许又见相同景致,所以,我们只管记住当下之景不念过去,不畏将来,别等失去了才悔恨没抓住那份美,也别自欺欺人以后还有机会看,对人对事都是如此,人生也是如此啊!

现在的我们,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年龄阶段,缺少阅历就没劲,又容易感慨万千,我们不知道背叛,虚伪,假面,黑暗,可我们知道,那些纯真美好的总会过去,我们在慢慢长大,也在慢慢失去,一回头原来的风景早已变了又变,身边的人也不全是最初的人了,有的要进入我们的生命中有的不得不离开,既然离开是必然,若只如初见该多好,这就需要我们珍惜当下,以旷达的心境面对那些离去,同时也尽量不让过往留下遗憾。

我们来到这世上,本是空无一物赤条条,我们告别此生,也必是两袖一生空荡荡,所不同的是,我们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遇到的人,人生处处有风景,发现风景,享受风景,再珍惜当下风景,边走边唱,做个旷达的人儿。

作者:高二(12)班 刘慧

风景

      慢慢风光,晃过车窗,我们都是行途的旅客。那窗外的风景,有过迤逦,有过荒芜,有的人为了那一暼惊鸿而惊叹不已;有的人埋怨这喧嚣之景扰了他敏感的安静,殊不知,景由心造,唯有守住那泓不随风扬波,不因势改道的心水,打开窗,万物皆景。

   陶潜弃官场而去,口中挂念的又岂是日暮归家时刻的那缕炊烟?他于纷繁官场中却并未深陷,他也未曾片刻懈怠自己,因为他知道,有一颗超脱淡然之心,处处皆风景,但他也因知晓,风景是人心的所在地,因此他不愿被混浊的官场束缚,不愿被阿谀奉承蒙蔽视听,为了不丧失那一片绝美风景,他才毅然离去。坚守,让那份风景不散了它原本的味道。

   江南小巷,亭榭茶楼,一阵阵清越悠扬的二胡声飘然而出,轻灵如雨,洗涤人们污浊的灵魂;急婉如雨,携走人生的辛酸与感伤。阿炳的足迹遍及江南的小巷,灵魂的旋律在单线上振动,纵使作出优美而令人垂泪的曲目,他依旧和他的二胡似一束蒲公英流浪在烟雨江南中。尽管他双目失明,尽管融入这永恒的黑夜,却也渐渐给予他别样的光彩,洞悉着那番属于他别的风景。风景,总是留给坚信能看到神圣曙光的人,用心品景,才能流淌出傲气凌然,流淌出拒绝平庸的音符。

   “四周黑洞洞的,还不容易碰壁吗?”在面对千夫所指,据理力争,寸步不让,用呵斥和怒骂剖开别人的胸膛;在面对冷漠奴化的社会,满怀悲悯,虚怀若谷,用婉言和清泪唤醒民族自尊;身处恐怖的白色年代,挺身而出不屈不挠,用瘦削的双臂撑起一方天地。是他,鲁迅先生!在茫茫大雾之中一人找到了那片属于自己的纯净风景,给无知迷茫的人群点了一盏有利的明灯!

   “心水如果澄澈,什么山水花树映在上面都是美丽的。”林清玄的一席话为无数行途之众所熟知,而真正能做到拥有澄澈心水的却寥寥无几。心中俗欲的蜂鸣如此刺耳,又怎能不被时时提醒着看到那些物欲横流以及奢侈空洞的人造景观,有的人明明是内心污浊却偏偏还要故作清高地冲外面的世界唾一句:“呸!污了我的眼!”其实,他们掩饰的正是那喧囔着想要的心境——不是心被扰,而是心自扰;也非景庸俗,观者自逐臭。是啊,发现美丽的眼睛与那样污浊的心水向来势不两立,他们更青眯于那些心中自有美景怒放之人。

   你优雅,这风景便优雅;你宁静,这风景便有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禅意。你看见的便是你想看见的。”——这句话毋庸置疑,但更重要的是如何见到美景,那自然要我们漂净心灵的潭水,收整纷繁的欲念,坚守内心的美好。

风景是心的所在地,心怀辽阔风景自然辽阔,带着一颗无畏的心,伴着一路风景,将一步步抵达浩瀚的人生海洋。

作者:高二(16)班 夏冰

风景

 

杨绛先生曾说:“我们都曾追求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生命最曼妙的风景,是归于心灵的淡定与从容。”命运的波澜常常使我们忽略身边的风景,唯有回归本心方能觅得一缕芬芳。
    无论是高梁地上的莫言,还是医者自居的屠呦呦,在获得诺贝尔奖后,都选择回归最原本的生活,一个重回故土,寻找内心的宁静;一个返回家庭,继续为家庭默默付出。
    他们都深知只有保持内心的平静,方能在心灵中欣赏更多风景,回归到最真挚的风景中,才能迸发出更多灵感的火花。
    不仅是被时代认可的成功者,连被环境施以桎梏的人也可以通过回归本心,来觅得心灵的归宿。忧郁的海子,带着他的清高且行且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孤独的余秋雨,在经典文学断垣间踽踽独行,出走十五载为现代青年播撒希望的种子;身着一袭碎花长裙的三毛,用坚定的信念终在黄沙大漠中觅得一棵青翠晶莹的绿橄榄。
    这些俱是无家可归之人,或许他们并不为当时当世所认可,但他们怀着对本心的追求,从平静的灵魂中汲取力量,在天空中划过最亮的一瞬,证明自己美好的存在。
    无所羁绊的情歌王子仓央嘉措,也曾孤独,也曾彷徨,也曾在黑夜中暗自啜泣来发泄内心的哀伤。直到他遇上自己所爱之人,遇上自己一生中最美的风景,他用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唱尽了这份洒脱,爱上这来自雪域高原的梵音浅唱,爱上这歌声背后死生无悔的情意,更爱上这情谊背后的执著,支撑着他度过心灵的严冬,去追行心中的栖身之所。
    这近乎梵音的曲曲藏音,召唤回渐已迷失的世人心灵。我曾以为,我一辈子只会满足于头顶豆腐干大小的天空,汲汲于名利,为繁华浮世而奋斗,可是倾听了仓央嘉措诵经般的箴言,感受冰山融水的淡定与从容,使我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驰骋在雪山前,心灵先于理智的爱上了这壮阔的风景。
    海子、余秋雨、三毛和仓央嘉措,回归本心,灵魂中盈满了美丽的风景。然而反观当下,却有很多人,打着“愤青”的名义扛着“言论自由”的旗子,在“鱼龙混杂”的网络寻求心灵的依偎,譬如秦火火散布谣言荒芜了青春,郭美美在炫富骂架中寻找存在感,虚度了似水年华。
    生活中的风景对于这些人而言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他们心灵的净土早已被物质的杂草占领,即使获得名利也无法觅得生活的芬芳。
    想要寻到心灵的淡定与从容,必须做到即使在车马喧嚣中也能像林徽因般在内心修篱种菊;即使被批庸俗也能像小沈阳般保持自己对戏剧的独到见解,拍出深入人心的作品;即使受众人非议,也能像蒋方舟一样,保持对文学始终如一的态度,书写遵循自我想法的作品;即使遭受命运的不公,也能像陈州一样保持对梦想的执著,登上五岳之巅获得心灵的满足。
    人生旅途漫长,请撷取灵魂深处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