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

作者:高二(16)班 夏冰

 

杨绛先生曾说:“我们都曾追求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生命最曼妙的风景,是归于心灵的淡定与从容。”命运的波澜常常使我们忽略身边的风景,唯有回归本心方能觅得一缕芬芳。
    无论是高梁地上的莫言,还是医者自居的屠呦呦,在获得诺贝尔奖后,都选择回归最原本的生活,一个重回故土,寻找内心的宁静;一个返回家庭,继续为家庭默默付出。
    他们都深知只有保持内心的平静,方能在心灵中欣赏更多风景,回归到最真挚的风景中,才能迸发出更多灵感的火花。
    不仅是被时代认可的成功者,连被环境施以桎梏的人也可以通过回归本心,来觅得心灵的归宿。忧郁的海子,带着他的清高且行且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孤独的余秋雨,在经典文学断垣间踽踽独行,出走十五载为现代青年播撒希望的种子;身着一袭碎花长裙的三毛,用坚定的信念终在黄沙大漠中觅得一棵青翠晶莹的绿橄榄。
    这些俱是无家可归之人,或许他们并不为当时当世所认可,但他们怀着对本心的追求,从平静的灵魂中汲取力量,在天空中划过最亮的一瞬,证明自己美好的存在。
    无所羁绊的情歌王子仓央嘉措,也曾孤独,也曾彷徨,也曾在黑夜中暗自啜泣来发泄内心的哀伤。直到他遇上自己所爱之人,遇上自己一生中最美的风景,他用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唱尽了这份洒脱,爱上这来自雪域高原的梵音浅唱,爱上这歌声背后死生无悔的情意,更爱上这情谊背后的执著,支撑着他度过心灵的严冬,去追行心中的栖身之所。
    这近乎梵音的曲曲藏音,召唤回渐已迷失的世人心灵。我曾以为,我一辈子只会满足于头顶豆腐干大小的天空,汲汲于名利,为繁华浮世而奋斗,可是倾听了仓央嘉措诵经般的箴言,感受冰山融水的淡定与从容,使我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驰骋在雪山前,心灵先于理智的爱上了这壮阔的风景。
    海子、余秋雨、三毛和仓央嘉措,回归本心,灵魂中盈满了美丽的风景。然而反观当下,却有很多人,打着“愤青”的名义扛着“言论自由”的旗子,在“鱼龙混杂”的网络寻求心灵的依偎,譬如秦火火散布谣言荒芜了青春,郭美美在炫富骂架中寻找存在感,虚度了似水年华。
    生活中的风景对于这些人而言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他们心灵的净土早已被物质的杂草占领,即使获得名利也无法觅得生活的芬芳。
    想要寻到心灵的淡定与从容,必须做到即使在车马喧嚣中也能像林徽因般在内心修篱种菊;即使被批庸俗也能像小沈阳般保持自己对戏剧的独到见解,拍出深入人心的作品;即使受众人非议,也能像蒋方舟一样,保持对文学始终如一的态度,书写遵循自我想法的作品;即使遭受命运的不公,也能像陈州一样保持对梦想的执著,登上五岳之巅获得心灵的满足。
    人生旅途漫长,请撷取灵魂深处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