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

作者:高二(12)班 刘慧

      慢慢风光,晃过车窗,我们都是行途的旅客。那窗外的风景,有过迤逦,有过荒芜,有的人为了那一暼惊鸿而惊叹不已;有的人埋怨这喧嚣之景扰了他敏感的安静,殊不知,景由心造,唯有守住那泓不随风扬波,不因势改道的心水,打开窗,万物皆景。

   陶潜弃官场而去,口中挂念的又岂是日暮归家时刻的那缕炊烟?他于纷繁官场中却并未深陷,他也未曾片刻懈怠自己,因为他知道,有一颗超脱淡然之心,处处皆风景,但他也因知晓,风景是人心的所在地,因此他不愿被混浊的官场束缚,不愿被阿谀奉承蒙蔽视听,为了不丧失那一片绝美风景,他才毅然离去。坚守,让那份风景不散了它原本的味道。

   江南小巷,亭榭茶楼,一阵阵清越悠扬的二胡声飘然而出,轻灵如雨,洗涤人们污浊的灵魂;急婉如雨,携走人生的辛酸与感伤。阿炳的足迹遍及江南的小巷,灵魂的旋律在单线上振动,纵使作出优美而令人垂泪的曲目,他依旧和他的二胡似一束蒲公英流浪在烟雨江南中。尽管他双目失明,尽管融入这永恒的黑夜,却也渐渐给予他别样的光彩,洞悉着那番属于他别的风景。风景,总是留给坚信能看到神圣曙光的人,用心品景,才能流淌出傲气凌然,流淌出拒绝平庸的音符。

   “四周黑洞洞的,还不容易碰壁吗?”在面对千夫所指,据理力争,寸步不让,用呵斥和怒骂剖开别人的胸膛;在面对冷漠奴化的社会,满怀悲悯,虚怀若谷,用婉言和清泪唤醒民族自尊;身处恐怖的白色年代,挺身而出不屈不挠,用瘦削的双臂撑起一方天地。是他,鲁迅先生!在茫茫大雾之中一人找到了那片属于自己的纯净风景,给无知迷茫的人群点了一盏有利的明灯!

   “心水如果澄澈,什么山水花树映在上面都是美丽的。”林清玄的一席话为无数行途之众所熟知,而真正能做到拥有澄澈心水的却寥寥无几。心中俗欲的蜂鸣如此刺耳,又怎能不被时时提醒着看到那些物欲横流以及奢侈空洞的人造景观,有的人明明是内心污浊却偏偏还要故作清高地冲外面的世界唾一句:“呸!污了我的眼!”其实,他们掩饰的正是那喧囔着想要的心境——不是心被扰,而是心自扰;也非景庸俗,观者自逐臭。是啊,发现美丽的眼睛与那样污浊的心水向来势不两立,他们更青眯于那些心中自有美景怒放之人。

   你优雅,这风景便优雅;你宁静,这风景便有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禅意。你看见的便是你想看见的。”——这句话毋庸置疑,但更重要的是如何见到美景,那自然要我们漂净心灵的潭水,收整纷繁的欲念,坚守内心的美好。

风景是心的所在地,心怀辽阔风景自然辽阔,带着一颗无畏的心,伴着一路风景,将一步步抵达浩瀚的人生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