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

作者:高二(17)班 吴恒洋

 夜晚,祖孙二人倚窗远眺。

“瞧,万家灯火,大街通明,霓虹闪耀,真美!”男孩说,“要是没有电,没有现代科技,没有高楼林立,上哪儿看去?”

老人颔首,又沉思摇头:“可惜天上的繁星没有了。沧海桑田,转眼之间啊!当年那些祖先,山洞边点燃篝火,看月亮初升、星汉灿烂,他们欣赏的也许才是风景。”

“可惜满天繁星没有了。”老人话语简短,一种浓浓的感伤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赏心悦目的星汉灿烂在城市中再也难以看到了,多么令人遗憾!实际上岂止是“星汉灿烂”,还有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自然风景,就是在乡村也难觅了。那么,风景都去哪儿了?

答案无非两个,一个是风景哪儿都没去,他还在原地。套用仓央嘉措的话来说:你看见,或者没看见,风景就在那里,不来不去。还有一个是风景已经被“破了相”,甚至“香消玉殒”了。套用诗人的话说:“风景依然在,只是朱颜改”;或者香魂一缕随风散,世上再无此风景。

其中的原因显而易见。这是我们人类自己的错!是我们的贪婪自大,是我们的急功近利,是我们的蛮横粗野,伤害了风景的身体,伤透了风景的“心”。

君不见,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卢沟晓月”,现在再也看不到月亮的倒影了,因为卢沟桥下的永定河早已干涸;号称“天下第一泉”的趵突泉也早已名不副实,因为他已大部分由自动喷水变成水泵抽水了;曾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著名景区张家界,上世纪就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黄牌警告,因为大量粗制滥造的人工建筑,破坏了景区的自然景观。

国内的情况如此,国外的风景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别的不说,就说让全世界梦萦魂绕的“地球上最后的仙境”马尔代夫,据说五十年后,它那白净的沙滩、清澈的海洋、色彩丰富的珊瑚礁,就会和我们永远告别。除了海啸、地震等因素,太多的游人蜂拥而至,早已经让它“疲惫不堪”了。

这样的美景还有:山顶终年都覆盖着一层白雪闪亮的冰雪的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孕育了千万种不同生物的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群——大堡礁。前者由于全球暖化,据称到2020年就会光秃,汇集融化雪水所形成的河流将逐渐干涸;后者也是由于全球暖化现象,加上过度开发及严重的海洋污染,使得珊瑚逐渐白化而死亡。多么令人触目惊心的现象啊!可怕的是这样的现象还在逐渐增多。

所以,我们再也不能肆无忌惮地破坏环境了!我们该醒醒了!我们应该虔诚地低下头,采取一切补救措施,跟和我们共处一个地球家园的可爱的生命或者非生命交朋友,哪怕它是一根微不足道的小草,哪怕它是一粒不能言语的沙砾。只有这样,有些自然美景也许还能对我们“重展笑颜”。否则不仅我们会依然追问:风景都去哪儿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会追问。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的罪过就无法弥补了!

 

既然作为一种生命,站立于这个世界上,就有她生命存在的意义,这个生命就会不顾一切、不讲方式地向上生长,直至呼出最后一息,他始终都在诠释着生命的深刻意义——“生命在于律动”,律动的生命便是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