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缚住苍龙

作者:高二年级语文组组长、文学社社长:樊其华

观看本校校运会开幕式时,正值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期间,当看到高二一群“红军小战士”,走向主席台时,脑海中瞬间闪出的是毛泽东同志的一句诗,“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红一方面军过六盘山时,只剩衣衫褴褛的八千残兵,同样是骨瘦形销的毛泽东同志,何以能唱出如此豪迈之曲,或者说,毛泽东同志手中的“长缨”,到底是何方神物,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使得一代伟人身处绝境而能豪气勃发,睥睨天下?

说起“长缨”,高二学生想必并不陌生,其典出于《汉书•终军传》,所谓“(终)军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阙下也。’”我们熟悉的“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即用此典。此后,唐人柳宗元有“臣靖执长缨,智勇伏囚拘”之句传世,宋人陆游亦在《夜读兵书》中吟唱“长缨果可请,上马不踌躇”。历史长河,悠悠而下,至毛泽东则更喜用“长缨”之典,早在其《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中,就用“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来表达除残去秽的雄心壮志。由此,细细品味“长缨”之义,于历史与现在,或未来,应有重大意义,对于力图中兴的黄桥中学而言,也有独特的现实意义。

八万中央红军,经湘江血战,就折损大半,为何旗帜不倒?三万疲师何以能万里长征取得胜利?我以为其中真义,首推“信仰”二字,而这正是“长缨”的第一层意义。红军是工农子弟,共产党是为穷苦大众谋福利的政党,能弃一党之私利,而谋万众之幸福。正是这一崇高信仰,才能积土成山,百川归海,虽颠沛流离而百折不挠。我校近几年遭遇挫折,颓势已见,尤缺精、气、神。曾记得,前校长汪静波先生的“超越泰中,是我在任最后的一个愿望”,成为07年黄中迎战当年高考的一面旗帜,引领黄中人创造了历史的辉煌。再回首,盛景不再,徒添忧伤。我以为,任何单位的管理手段,首推信仰塑造,其次情感联络,再次物质刺激,最次纪律制裁,前两者用功于前,后两者检视于后,两者相较,高下立判。因此,强化党建团建工作,充分发挥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坚定信仰,勿忘初心,奉献与担当,应该成为黄中高高飘扬的旗帜。学生团员,要真正树立起“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信念,积极向上,志存高远,我们有理由相信,黄中重振雄风,指日可待。

虽然对邓小平同志是否参加了遵义会议,史学界仍有争议。但邓小平同志总结自己在长征途中的作用时,有六个字让人印象深刻。这六个字就是,“跟着走,一样苦”。正因为红军有着崇高的信仰,“跟着走”亦即成为必然,而“一样苦”就成了“长缨”的第二层意义。中央红军兵出江西之后,历经湘江血战,转战云贵,爬雪山,过草地,自中革军委以下,何曾有意志薄弱,临阵动摇者?何曾有冲锋在后,撤退在前者?何曾有享受在前,吃苦在后者?所谓“上下同欲者胜”(《孙子•谋政》)!黄桥中学要想重振旗鼓,就必须上下同心,放下身段,沉下心思,重心前移。其他同学埋头苦学,我却逍遥自在,无所事事;其他老师辛勤工作,我却消极应付,左支右绌;教学任务,先人后己;利益分配,先己后人,长此以往,必受其害,只会拖慢黄中复兴的步伐。我们需要秉承“一样苦”的精神,深入一线,深入课堂,师生同心,才能其利断金。

红军长征中的苦,世人皆知,而红军战士面对困难险阻,所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尤令吾辈仰视。豪迈之气,应该是“长缨”的第三层意义。我曾经沿岷江溯流而上,见识过岷山的雄伟与险峻,可惜的是,精疲力竭,气喘吁吁的我,只能仰望山顶,无力迈步。也就无缘体悟毛泽东同志的“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的豪迈与霸气。曾在黄桥地区战斗过的张爱萍将军(曾任红十四军第二支队大队长,参与发起过“黄桥总暴动”),曾作《过草地》一诗,诗云“帐月席茵刀枪枕,谈笑低吟道明天。”其中刀尖上的诗意,弹雨中的淡然,令后辈如我者,“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红军将士面对血雨腥风,表现出的“浩气比天,千军势如潮”的豪迈之气,亦可作为黄中复兴的精神营养。学校管理之难,教师授业之难,学生学习之难,相较于红军长征之难,犹尘土之于泰山。畏惧、怯懦之心不可有,唯有迎难而上,才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校运会开幕式上的这群“红军”,与历史上的红军战士年龄相仿,历史与现实在此刻奇妙交汇,不知我们的学生是否真正意识到,自己肩上所要担当起的信仰传承的责任。也给我们留下了一道必答题,共产党人用她手中的“长缨”缚住了苍龙,引领着中华民族走上了复兴之路,我们黄中,何时缚住“苍龙”呢?

但愿明日早起,“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清平乐•会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