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年华似水——在黄中工作十二年的简要回顾

张稳贵
我是19818月到黄中接任校长工作的,19938月退居二线(任黄中协理员兼市教育督学)。十二年中,在上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大力帮助下经过全校教职员工的艰苦创业,,学校的校舍设施、师资队伍、教育教学质量等方面都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和变化,为黄中日后的腾飞再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上任后适逢高中、初中的学制均由二年制恢复过渡到三年制;由此带来的是:高中招生的规模、范围明显扩大;校舍设备、教师数量严重不足。为解决这两大问题,我们的指导思想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争取外援。这十二个字伴随我走过了十二年的历程。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Read more

我的青苹果时代

黄蓓佳
在我的一本新出版的长篇小说开头中,我这样描述了我中学时代的母校。
“……我记得我们学校的样子:很大的校园,一半以上的面积是菜地和树林。菜是油菜和蚕豆,树是梧桐和水杉。春天油菜花开的时候,满校园金黄,蜜蜂会嗡嗡地飞进我们的教室,引出女孩子的声声尖叫。五月蚕豆花开,紫色的小花甜津津的,大概学校里每一个学生都尝过那花朵的滋味。校园余下的一半面积,四分之一盖满了教室,四分之一是教师及学生的宿舍。灰砖灰瓦的平房一排挨着一排,连绵起伏,很是壮观。校园的周遭是河,有水泥桥和木桥分别连通学校的前门和后门。冬天河水很浅,冰面结结实实,我们上学的时候就不从桥上走,直接从冰面上滑过去,很刺激。夏天水大了,偷着下水戏耍的人很多,学校三令五申不准游泳,没有人听,直到有一天淹死了一个刚进初一的小孩子,大家才怕起来,再没人敢下河了,担心死鬼在水下面拽他。
Read more

我与韩老校长的体育情结

薛锦林
韩百城先生是我在黄桥中学读书时的校长。2001年,他以103岁的高龄,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离开了他五代同堂的幸福之家,离开了他亲手培植的布满全国的万千桃李。但韩老校长的音容笑貌,高雅的举止,俭朴的作风,勤奋的工作态度,无私的奉献精神,无限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高尚品德,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一直受到我的尊敬和爱戴。
Read more

我在黄中十年

我在黄中十年
我是1949年1月到黄中工作,1959年8月调出黄中的,前后十年多点的时间,说长不算长,说短也不短。如今,回想起这段时间内的黄中情景,犹历历在目,没有忘怀。
我原是中共秘密系统里的一名党员。早在1946年11月,组织上指派我到国民党统治区工作。我便通过亲戚关系,经过书法测试,打入国民党驻在失迷的第二区公所,当了一名“雇员”,作为地下工作的掩护职业。1947年2月转入黄桥,就读于中正师范简师科(校址在黄桥藕池岸道院),以学生身份为掩护,在黄桥做党的地下工作。年底毕业,因学业成绩优异,毛笔小楷端秀,被留校工作。1948年秋,因城黄公路中断,学校更名为泰兴简易师范。本部设在县城朱家祠堂,家住西半县的学生全到本部读书;东半县的学生仍在道院,称黄桥分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