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鹏春:初恋戏剧

少年时的激情和梦想,常常会让一个人一辈子走不出生命的诱惑。我的戏剧情结,从本源上说根在黄中。就唱词写作而言,我虽然尚能与时俱进,至今仍然无法彻底摆脱《刘三姐》一类作品中民歌的影响。。

 如今岁月变迁,戏剧已似乎成为明日黄花。现在黄中的同学们大概不会象我那时迷于戏剧艺术了,我并不在意。我总想,如果赶上了今天,我大概也不会为戏剧所诱惑,也会沉湎于电视剧的创作之中。一如我的女儿,尽管现在在上海某大剧院担任编剧,却对舞台剧没有兴趣,只对电视剧情有独钟。我尊重下一代的选择,不管怎么说,有一份自己喜欢并能干得出色的工作,就是幸福的。

年轻的校友们,与幸福同行吧,我祝福你们!

顾朝阳:最是难忘老师恩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转眼之间,离开母校黄桥中学已经二十多年了。常言道,最是难忘少年事,母校的人、事、物仍历历在目,透着一股家乡情、师生情、同学情,每每想来,思念之情油然而起。

           黄桥中学的各位老师,一是常怀爱生之心,二是拥有授徒之能,三是做到凝心聚力,天时、地利、人和,方能共创辉煌。这可能也是做好教育工作乃至一切工作的不二法门罢。大学毕业后,我分配至安徽,现在安徽日报理论评论部工作。每当取得一些成果,我都想起黄桥中学的老师,是他们帮助我打下的相对深厚的文字功底,没有他们的悉心栽培,我恐怕是很难做好现在所从事的工作的。
 
           最是难忘少年事!  
 
           最是难忘老师恩!